週六傍晚,我陪老媽參加一場基督教聚會,昨天還在中元普渡的我們,今天竟然要喊"阿們",真神奇!會參加這場聚會,是信仰基督的三阿姨帶我們來的,為的是要"醫治"我媽的眼睛。

  沒錯,"醫治"!

  我當然不信這套,但想想老媽的狀況,太理性的醫學分析就放在心裡吧,姑且一試。

  提醒一下,如果你是基督徒,建議你不要再往下看了,我的"理性"可能會傷害到你。我不反對宗教信仰,但僅止於"心靈上的寄託",若發展到其他領域,我是高度懷疑。

  第一次來到林口體育館,宗教盛會果然吸引人潮,下午五點已經排出兩條人龍,自從職棒比賽門票劃位後,我已經很久沒體驗排隊盛況。


  晚上六點半,舞台上有人唱聖歌,唱得真好,音準、power兼具,我覺得自己是在聽演唱會。過了一陣子,有個牧師帶領大家禱告,歡迎基督來會場等等,我真是看傻了,全場起立,雙手高舉,整齊劃一的呼口號,只有我靜靜的坐在椅子上,很格格不入。我心裡清楚的知道,今天是要來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神蹟,所以我的立場是中立的,才不會混淆我的判斷,當然也不會跟著大家起舞。當牧師講到"把那些不相信的惡靈趕出去",我發現自己的立場真危險,全場只有我沒站起來,沒做動作,"不相信的惡靈"標籤很容易就會貼在我身上。

  總算熬過去了,七點半,主講牧師現身,帶領舞台後方的唱詩班及全場信徒唱聖歌,我當然不會跟著唱,那我做啥勒?喜歡研究媒體的我,開始看著現場大螢幕,看看電視轉播單位如何拍攝、導播如何巧妙運用現場的八台攝影機。哈!這也是職業病了。  

  重複唱完一些聖歌,牧師開始說聖經故事,說到我快睡著。

  約晚上九點多,終於到了重頭戲,印證是否有神蹟。同樣的,牧師開始大聲的帶領大家禱告,全場信徒站起來,雙手高舉,牧師的語調很像選舉造勢場合,快!急!高昂!而坐在我後面的信徒激動得跳腳、哭泣,非常渴望能贖罪,重獲新生。全場情緒高昂,我仍是靜靜坐著看眼前這一幕,台上的牧師走下來了,走向台下坐輪椅的群眾,因為他們要醫治肢體不便者,只見牧師手摸在信徒頭上,口中念念有詞,然後離開。三阿姨帶著大兒子和我媽到處找牧師醫治,總共找了三個牧師,其中一個金髮牧師長得超帥!

  牧師群們走回台上,開始見證醫治成果。一個自稱中風坐輪椅二十年的奶奶行走在台上,一位自稱耳朵聽不見的小姐忽然聽見了,一位自稱雙膝無法跪地的媽媽也說治好了膝蓋,還有一位自稱胃癌全身痛的媽媽突然都不痛了.....等。真的是神蹟嗎?

  全部都是"自己說的",真的耳聾?真的不能跪?真的不能走?真的胃癌?誰知到啊!沒有證據證明啊!
  
  激勵全場士氣,一片歡欣鼓舞的氣氛。


  如果這些信徒所言屬實,那我非常恭喜他們重獲新生;但如果都是謊言,那這些人就是臨時演員,配合這一群詐騙集團的生動演出。

  三阿姨問我:「有沒有看過這樣的醫病?」我說:「不要問我,我怕說出很難聽的話!」我內心回答著:「這是一群沒有醫療執照的密醫!」

  如果你是基督徒,或你參加過這場盛會,也許你看了這篇文章會很不舒服。但是,不是我不願意相信眼前所見,而是沒有直接證據說明這些醫治是真實的。

  我媽的眼睛呢?當然還是看不見,除非基督用「神蹟」將視網膜黏回去。

  聚會最後,牧師還是用"選舉造勢"的語氣開支票「明年,我要來台灣,為台灣的年輕人辦一場聚會!」「可以唱歌、跳舞的聚會」「我到時候不會再穿這件白西裝,就穿很休閒的衣服」,然後現場LIVE BAND演奏輕快的聖歌,全場氣氛很high。

  我認為東西方宗教最大的不同,是西方宗教很會行銷,特別是年輕族群這一塊,從宗教歌曲、聚會形式、節慶活動等都很年輕化,這是東方宗教弱勢的地方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JOYANG 的頭像
JOJOYANG

漾的生活慢遊

JOJO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