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部隊,瞄準手是我的職務,台詞早已背得滾瓜爛熟;在步校,除了瞄準職務外,各位置都要熟練,背台詞、走位對我與喇叭鈞來說沒問題,但這對其餘四人是有些難度的,特別是亞騰。亞騰其實也很認真,但出錯狀況太多,加上他的神態總是一副屌兒啷噹的樣子,教官當然很不滿意。而且剛開訓,教官也要先壓壓我們(這與做小學老師是一樣的,剛開學都要壓壓學生),所以初期上課氣氛並不好。某個週五下午,操課尚未結束,我被叫回隊上,原來教官提報我放16假,但能放16假的人實在太少,為了省錢,只好獨自坐小黃到鳳山車站,再轉火車到高雄,說也真巧,我搭上已經在北部絕跡的普通車,真懷念!
  
  雖然才四月初,南台灣的艷陽實在太熱情了,在室外操課的我們,除了喝白開水,也想喝喝飲料調味。步校營站車比湖口營區高級多了,年輕辣妹、多樣化飲品,便宜又大杯,身體解熱、眼睛也能消暑。有時也會有無情的公差,中午十二點到後山鋤草,太陽毒辣,完全沒樹蔭,真會熱死人。到了中後期,班長會帶我們到後山買「鳳姐肉粽」,味道不賴。
  
  回到操課現場,過了前兩週後,大家都陸續進入狀況,與教官之間的互動也多了。砲操跳到後期,我也發現自己的死穴「插標竿」,體重不夠重,插到手脫臼標竿還是會倒,呵!到後期,六人砲班開始尋找最佳組合,關鍵在於瞄準與信管的配合度,我曾在五十多秒完成砲操,另一組更強,四十多秒完成,默契超好,教官也甘拜下風。
   
  我最怕的還是體育課,本身協調性很差,手榴彈、壘球無法丟遠,只能丟臉。更恐怖的是課前暖身操,第一次暖身操可以做一個小時的,光做暖身操就四肢發軟了,難怪步校體幹班是出了名的強。在步校也跑過一次500障礙,這是軍旅生涯唯一一次跑五百障礙,教官帶我們一關一關過,難度就減低許多。
   
  最後一週,遇上校主檢,真是有夠衰的,一堆裝備要拿出來呈列,還要將軍械室裡的六門四二迫砲請出來,真是痛苦。有時我們會看到準備演習的部隊,一個人用肩膀扛著四二砲管行走,未來一定是搬瓦斯的料,超強!
    
  六週的訓練結束後,馬上要回湖口營區,聽說連上有很大的變化,令人高興的是,啟華支援禁閉室的任務結束了,砲排F4要合體啦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JOYANG 的頭像
JOJOYANG

漾的生活慢遊

JOJO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